脱钩不能“一脱了之”

蔡振华在18日的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说 

脱钩不能“一脱了之”

 

18日的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在总结讲话中表示,各地足协要参照中国足协管理体制进行调整改革,与体育行政部门脱钩;但是,脱钩不是脱离,各地体育部门对足球的改革发展还有服务和监管的职责,尤其在赛事安保等方面要给予大力支持。

17日,《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正式宣布,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的各项工作已经启动。蔡振华在18日的会议上说,作为地方足协主管单位,各地体育行政部门要坚持“扶上马、送一程”的原则,不仅要确保地方足协顺利脱钩,还要让他们能够“轻装快跑”,不断发展壮大。

对于地方足协的权利,蔡振华也做了阐述。他说,体育部门要按照《总体方案》要求,充分尊重地方足协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订、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和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的自主权,积极配合和支持地方足协领导机构的优化,加强对地方足协党的领导。此外,全运会、青运会等大型综合性运动会足球项目的组队参赛任务交由足协承担。

在谈到脱钩时,蔡振华指出,脱钩不是脱离,不是彻底不管,地方足协在业务开展等方面要接受体育行政部门的指导和监管。脱钩后,各地体育行政部门不仅不能对足球不管不问,对承担体育改革“试验田”和“突破口”的足球,还要予以特别的重视,在做好业务指导和监管的同时,进行引导和服务。

对于“脱钩不脱离”,蔡振华提出要求。他说,足球不能成为体育行业“遗忘的角落和政策的孤岛”。各地体育行政部门对足协不能“一脱了之”,不能在脱钩后对足协不闻不问,不能让足协与体育行政部门彻底脱离。各地体育行政部门要加强对足协的政策和业务指导。要规范政府购买足协公共服务的政策和程序;支持足协开展正常业务活动,协调各级行政部门支持配合足协开展各项活动,尤其在活动审批、赛事安保等方面要给予大力支持。

此外,要适应脱钩后的新形势,配合民政、财政等部门加强登记审查、业务监督管理和执法检查,要加强对足协党委的监督和管理,探索建立专业化、社会化的第三方监督机制。

按照改革的意见,未来的足协主席肯定要选举产生。关于新足协的主席人选,目前众说纷纭,包括蔡振华、容志行、张吉龙、王健林等人都被提及。

据了解,在未来的具体实施过程中,蔡振华和其他中国足协现任4位副主席(即足管中心主任、三名副主任)将作为国家体育总局的代表,进入中国足协管理层,目的是更好地进行“监管”。他们都是经过中国足球全体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主席与副主席,暂时不会离开。

昨天召开的中国足协执委会会议,中国足协顾问、万达集团老板王健林应邀出席。在中国足球改革步入关键时刻,他的出席令人浮想联翩。

谈了十多年

终于“管办分离”

“管办分离”在中国足球舆论场上正式占据一席之地,可以追溯到2004年。当时中超7家俱乐部投资人组成“G7联盟”,提出“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诉求,主要指向足协对联赛“既是县官、又是现管”的“管办”问题。而诱发这场“G7革命”的,正是国安“罢赛”的惊人之举。

虽然这场“革命”在足协的强力打压下归于平静,但仍旧起到了些许作用,中超公司在次年宣布成立。不过,当时中超公司的管理层,也同时兼任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官员的职务。中超公司经过1年磨合期,才开始接手部分联赛工作。直到20122月,《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管办分离改革方案》(试行)推出,将联赛的办赛职能从足协剥离,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而现在中超公司的董事长、正副总经理等中超公司高管,也已放弃了足管中心的事业编制。这些变化,被看做是足协深化改革、中超联赛管办分离的重要标志。

2014年初的足代会上,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提到“中国足球将深化管办分离改革。”同样在这次足代会上,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也提出,管办分离是足球改革的大趋势。

今年初,《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获得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通过。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