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希特勒与1936年他赞助的高尔夫邀请赛

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7月12日,希特勒并不打高尔夫,可是1936年他就赞助了一场高尔夫邀请赛。两位英国人赢得了那场比赛。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感兴趣,就请跟着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段尘封的历史吧!

去年暮春的时候,一个叫德里克-霍登(Derek Holden)的退休英国商人发现自己坐在英格兰的一个拍卖会现场。他凝视着一堆陈旧的高尔夫纪念品:柿木球杆、老式的皮包。德里克-霍登是一个热忱的高尔夫球迷,却不热衷收藏。对于这些乏味的东西,德里克-霍登并没有兴趣。就像英国媒体一样——他们总是将拍卖上的词汇变成新闻大标题——德里克-霍登突然盯着一件物品。那是一件银质镀金的托盘,镶嵌着琥珀,由德国一个著名的金器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制作。

该物品放在一个玻璃匣子中,放在拍卖台上。的确,它是当天商品目录之中最吸引人的物件。起拍价便为9000英镑。可是德里克-霍登意识到,金钱并不能衡量它的价值。那个托盘,毕竟是,体育界中独一无二的纪念品。它被称之为“希特尔奖杯”,只颁发过一次,那是1936年的纳粹德国。它属于两个英格兰高尔夫球手,他们在德国元首本人赞助的赛事中打败了阿道夫-希特勒最有成就的两名球手,以及另外六个国家的代表队。

多年以来,人们报道说奖杯丢失了,可是现在它又浮现了。德里克-霍登之所以熟悉这个故事是因为他与其中一个胜利者阿诺-本特利(ArnoldBentley)是好朋友。阿诺-本特利是一个战功显赫的业余球员,长期以来一直是英格兰西北部赫斯基思高尔夫俱乐部(Hesketh Golf Club)的会员。而德里克-霍登也是那个俱乐部的会员。在1998年阿诺-本特利去世之前,德里克-霍登与他打过无数多轮高尔夫,知道他是一个平和、谦虚的人,不愿意宣传他取得的胜利,包括1937年在皇家伯克戴尔赢得英国业余锦标赛。可是德里克-霍登也看到阿诺-本特利的郁闷,他对人们错误地陈述希特勒的比赛越来越“生气”。

为了澄清历史事实,德里克-霍登写了他自己版本的赛事历史。那是他本人出版的一本小册子,其写作的目的是为了驱散其中的“神秘与秘密”,同时强调他朋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接着,去年暮春,当银盘经过漫长的迁徙之后出现在拍卖会上,德里克-霍登觉得自己获得了一个好机会,进一步纪念阿诺-本特利。在赫斯基思会员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拍下了这个奖杯,并将它放在赫斯基思俱乐部,他认为最合适的地方。

“我知道阿诺是第一个会低调处理他在那场赛事中角色的人。” 德里克-霍登说,“可是我相信当他知道奖杯最后落脚于它应该属于的地方时他会开心的。”

尽管德里克-霍登强调这座奖杯是“历史性的,而非政治性的”,赫斯基思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中却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一点。当他们回忆过去的时候感到了不安。的确,他们很难将这个银盘同赛事诞生的那个黑暗时代区分开来。

到1936年,当奥运会前往柏林举行的时候,希特勒的纳粹党已经牢牢掌握了德国政权。当时,高尔夫并不是奥运会比赛项目,事实上,那个时候,高尔夫在德国也不多见。希特勒本人从来没有挥过高尔夫球杆,可是他却希望利用所有体育运动达到自己宣传的目的。在他的奴颜婢膝的追随者之中包括卡尔-亨克尔(KarlHenkell),也就是所谓的“高尔夫元首”,德国高尔夫联合会的总裁。与希特勒不一样,卡尔-亨克尔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是德国著名气泡酒的制造商。他很安于乡村俱乐部的氛围——1936年春天的时候,他甚至去了美国东岸,在那里他去了很多家知名的高尔夫球场,包括奥古斯塔。当时他拍的照片显示:卡尔-亨克尔站在奥古斯塔著名大松树下。而他身边是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波比-琼斯。

那个时候,卡尔-亨克尔已经在酝酿一场高尔夫比赛了。赛事计划在柏林奥运会结束之后10天开始。被称之为“Golfpreis der Nationen”(国家高尔夫大奖赛),卡尔-亨克尔表示赛事将彰显“友谊与体育精神”。比赛为团体赛,两人一队,进行四天的比杆赛。两位选手的总杆数合计在一起成为最后的杆数。他们选定一个银质的盒子作为第三名的奖品,一个瓷瓶为第二名的奖品。至于冠军的奖杯,由希特勒委托制造,是一个银质镀金的托盘,镶嵌有八个琥珀。

邀请函发给了36个国家,不过绝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拒绝了邀请。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三年之后才开始,各种警告已经从德国散播出去。的确,高尔夫与这些紧张的气氛没有多大关联,可是这项运动仍然难于避免希特勒滑稽的影响。那个时候,德国的乡村俱乐部已经在驱赶犹太人了。

《高尔夫画报》,一份英国的出版物,与另外一些人士一起反对英格兰参加这场赛事。可是英格兰高尔夫联合会就派出了两名高尔夫球手:阿诺-本特利以及汤米-瑟斯克(Tommy Thirsk),另外一名相当出色的业余好手。

在赛事开始的时候,1936年8月26日,七个国家的高尔夫球手(德国,英格兰、法国,意大利、匈牙利、捷克斯诺法克以及荷兰)汇聚在巴登-巴登(Baden-Baden),柏林以西的一个度假村中。也是在那个度假村里有一个比较短,但是很起伏的高尔夫球场。赛事通过德国的电台进行直播,其中前两轮的战果让人吃惊。由雷纳德-冯-贝克哈特(Leonard von Beckerath)与赫尔玛斯(C.A. Helmers)代表的德国队领先英格兰队5杆。第二天早上,阿诺-本特利与汤米-瑟斯克缩短了差距,可是进入最后18洞的时候,德国队仍旧拥有3杆领先。

当然,那是在球场上发生的事情。球场之外发生的事情才是争议的源泉。在最常见的复述中,这样的复述在英国的报章中反复出现,德国的外交部部长里宾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当时代表希特勒在巴登-巴登,他向元首带话说德国胜利在望。希特勒因此准备赶到球场上来颁奖。可是这样一个计划却出现了偏差,因为英格兰队在最后一轮实现了逆转。这让里宾特洛甫马上赶去拦截他的老板。

在德里克-霍登撰写的赛事历史中——《阿道夫,阿诺 汤米:高尔夫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Adolf, Arnold Tommy:Golf and the 1936 Berlin Olympics)——英格兰逆转的消息打击更大。“希特勒震怒。”德里克-霍登写道,“他命令司机立即将车调头,将他送回柏林,只留下卡尔-亨克尔颁发奖杯”。

这样一系列事件得到了本特利儿子罗伯特的确认,他说他曾经听到父亲这样说:“希特勒希望德国取胜,当我们处于领先的时候,他掉头回去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也许发生过,不过根据高尔夫历史学家,以及德国高尔夫档案的主管舒赫(Kuno Schuch)说: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这样一个陈述。舒赫表示他和其他档案保管员研究过文献,那些文献列明了希特勒当天的日程安排,没有任何记述说希特勒前往巴登-巴登,而在听闻英格兰逆转之后又折返回来。

当然,希特勒的体育精神很差是事实。可是舒赫的观点是,德国元首突然变脸的故事是不可能的(舒赫形容那仍是一个谜),是基于希特勒对赛事结果相当感兴趣的错误假设上的。

与奥运会不一样——希特勒视其为展示“优等民族”至高无上的平台——舒赫认为高尔夫在希特勒的脑子中并不占首要位置。他批准了赛事,不过对于他来说,那只是民粹主义宣传的一个有限手段。

“那个时候高尔夫在德国是贵族运动,希特勒希望将自己塑造为人民推举的领袖。”舒赫说,“他对这场赛事的兴趣仅此而已。他希望展示自己努力将精英运动贴近大众。”

因此输与赢,对于希特勒来说都没有区别。仅仅举办比赛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无论是怎样一种情况,本特利以及瑟斯克最终取得了胜利,领先法国队4杆,而德国落到了遥远的第三名。英格兰队因此代表英格兰高尔夫联合会接受了银盘,以及另外一些小奖品,包括一棵小小的盆栽冷杉树。小树栽在了赫斯基思旗杆的后边,被人命名为“希特勒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俱乐部会员将它作为户外的小便的地方。又或者正如哈里-富斯特在《赫斯基思高尔夫俱乐部史册》(Annals of the Hesketh Golf Club)一书中写道的,“这棵树得益于富含氮的水常常的滋润。”

在同样的年份中,阿诺-本特利参加了皇家空军,不过并没有看到战斗。在弄坏了两辆复翼飞机之后,他被发配到了加拿大。在那里,他种蔬菜为战争提供给养。

希特勒的奖杯,与此同时,却自己旅行开了。一开始,作为英格兰高尔夫联合会的产业,它转到了高尔夫人俱乐部。那是一个社交团体,在六、七十年代多次改变总部,而每次搬家,他们都将奖杯搬一次。1978年,该俱乐部的人数下降,最终英国商人雷纳德-斯卡特索普(LeonardSculthorp)将它收购了,而后来他解散了它,并将其纪念品转到了格拉斯哥附近的家中。

几年以来,有报道说希特勒奖杯遗失了。不过雷纳德-斯卡特索普否认了这种说法。“希特勒杯丢失的说法总是让我感到好笑。自从九十年代中期,它一直安全地放在我波罗克谢尔兹(Pollokshields)的家中。”

今天,银盘放置在赫斯基思的会馆之中,外面罩着玻璃罩,并且有警铃保护着。在拍卖会现场,德里克-霍登看到了一个沉默的竞标者将开盘价从9000英镑提高到9500英镑。而赫斯基思回价10000英镑,不过沉默的竞标者开出了更高的价格。来来回回之后,每次都增加500英镑,最终将拍卖价格提升到了1.5万英镑。也就是那个时候竞拍终于结束了。木槌落下,赫斯基思成为了赢家。一直到拍卖会之后,另外一方的身份才曝光。那是一个德国高尔夫档案馆。很可惜,其预算在赫斯基思之前用光。

不过一些细节双方都不否认。就像竞拍本身一样,在巴登-巴登的比赛,奖杯是在完全公正的环境中赢得的。

又或者正如德里克-霍登指出的:这次拍卖“英格兰最终又战胜了德国。”

(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