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选秀大会出现“火药味”,那将是CBA的幸事

2019年CBA选秀大会落幕。图/CBA联赛官微


2019年CBA选秀大会今日在上海落幕,61人参加16人中选,均创下历史新高。今年选秀从报名范围到训练营安排进行了新的尝试,呈现新的亮点。但此次受到职业队青睐的幸运儿有几人能真正在CBA立足,这依然是未知数。CBA选秀第5年,量变一直在进行,但想要对联赛发展起到质的提升,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张梓祎获得

1V1挑战赛冠军。图/Osports


选秀环节主动求变


今年是CBA选秀的第5年,报名与“中标”人数呈现节节攀升之势,再次刷新历史。同时,选秀训练营的设置有了更多令人眼前一亮的变化。


过去4年的选秀训练营,除了基本的身高、体重、臂展、体能测试,各俱乐部考查球员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参选球员的内部对抗赛。在今年新增的环节中,1v1环节成为令人眼前一亮的尝试。32位报名球员中囊括了大学生、港澳台、俱乐部和草根所有类型的球员,许多人将其看作展现个人技术和能力的舞台,“单挑王”张梓祎在5场对决中展现出不逊职业球员的速度和脚步,受到训练营教练和球迷的一致好评。


今年选秀首次与CBA夏季联赛结合,训练营球员不仅能现场观摩比赛,更有机会与职业队交手,感受更高级别的对抗。训练营红、蓝队不敌两支前来参加夏季联赛的台湾球队,可谓被对手的战术素养击败。但训练营精英球员与夏联球队年轻球员组成的联队交手,直到第四节才被拉开差距,选秀球员的个人能力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来自宝岛梦想家的吴永盛正是通过两场比赛引起了上海男篮的关注,并在选秀大会上被上海队首轮选中。


曹芳出场不到8分钟仅收获1次助攻。图/Osports


草根球员仍然尴尬


从2017年开始,CBA选秀取消了最多报名两次的限制,今年更是向草根球员敞开大门,有6人报名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中周锐、唐日辉、张子昊和李欣宇4人前往选秀训练营报到。


作为CBA选秀的新鲜血液,草根球员受到了不少关注。31岁、身高1.72米的周锐更是成为追梦者的代表。他也表态,要“给千千万万的草根球员打个样”。此外,包括第三度冲击CBA的曹芳、“单挑王”张梓祎,虽然以在校生身份参选,但早已在业余赛场上小有名气。


然而,民间高手们进入训练营后更多的是对职业赛场的水土不服。原本被认为草根优势明显的1v1比赛,周锐和张子昊却首轮出局。而且与职业队交手的红、蓝队大名单中,4名草根球员无一入围。曹芳未参加1v1比赛,入选红队大名单与台湾啤酒队交手,出场不到8分钟,只有1次助攻的有效数据。


对这个群体来说,被职业队选中可能只是奢望。而CBA选秀向草根敞开大门,现阶段的意义恐怕也只是展示开放的态度。


朱芳雨代表广东男篮两轮弃权。图/Osports


弃权依旧是主旋律


中选人数刷新的同时,不得不看到的是,弃权依旧是今年选秀大会的主旋律。在19家俱乐部、38个顺位中,只有6家两轮选择权全部用满,其中山东和新疆的首轮选秀权都用来摘回本俱乐部的球员;9家俱乐部今年没有出手,前8名球队中只有江苏队和新疆队有收获。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连续两年出现的“截胡”场面,今年没有出现,更显得选秀大会少了些波澜。2017年,当时手握榜眼签的江苏同曦队首轮选中了此前已经与北控男篮达成协议的台湾球员周仪翔,又在第二轮从同省兄弟手中抢到了NBL球员乔文瀚。去年,北京首钢男篮在第14顺位摘得内线新秀赵晏满,而他是第16顺位江苏队心仪的人选。


事实上,在CBA还存在“短期交流”时,各队适龄球员必须要上报供其他球队“摘牌”。当时为了自家的球员不被劫走,事先私下互相通气已是不成文的规矩。而选秀制度建立后,也有球员球队先接触、试训,甚至达成意向的操作。今年没有出现“截胡”,是巧合还是默契尚不得而知,但“抢人”是选秀的一部分,如何充分利用签位也是合理的存在。无论是抢人还是摘回自己的球员,如果选秀大会真有出现“火药味”的一天,那将是CBA的幸事。


大学生球员

王少杰当选状元秀。图/Osports


仍要深耕校园篮球


与中选人数同时创下新高的还有大学生球员的数量。与过去连续4年都是3人被选中的情况相比,今年人数提升至7人,且三甲均是大学生球员,用“状元”王少杰的话说,这是校园篮球的突破,也是在姚明的牵头下,CBA联赛与大体协近年来开展合作的成果。


担任中国篮球掌门人以来,姚明将一系列NBA的成功模式引进国内,包括尝试借鉴NCAA与NBA之间的良性互动,通过完善选秀制度、让大学生球员加入全明星周末等,拓宽校园篮球和职业队之间的道路,将学校纳入中国篮球人才储备体系。


过去,职业队的青年队和大学之间对青少年人才争抢激烈,读书还是打职业对大多数孩子来说是道单选题。如今,这种对立的关系正在被打破:王少杰和孙思尧当年都在进青年队和大学之间选择了后者。而就在昨天,两位分别在CUBA和NCAA打出名堂的学生球员成为CBA的“状元”和“榜眼”。


尽管大学生球员在CBA赛场已经不罕见,但真正能赢得一席之地的仍是凤毛麟角。除了2016年的郭凯和王洪能进入主力轮换阵容,过去两年被选中的6名球员尚无人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


在今年选秀大会上,姚明重申了加大与大体协的合作力度,此前他也一再表示,体育与教育不应该被割裂。CUBA和校园篮球近年来的发展有目共睹,CBA的助力也不容忽视。职业体育和校园体育的互动已经初步建立,但选秀机制距离成熟和有成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真正实现共赢局面,需珍惜目前取得的成果,同时将目光放得更长远。


新京报记者 刘晨

编辑 王希翀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