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试水乒超是一时冲动第一个吃螃蟹困难重重

广州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7月未到,每日最高温已超过了35摄氏度,但天河体育中心北门树荫底下那一整排的乒乓球台无一空闲,打乒乓球的市民们挥 汗如雨。球台背后的三层白色建筑是陈静乒乓球俱乐部,落成9年了,小楼房已显得破落,暴露在外面的水管生着铁锈,电梯爬升时会传出几声怪叫。俱乐部一间仅 约30平米的训练室里,摆上一张乒乓球桌,周围七零八落地放了几张塑胶凳,这就是广东陈静俱乐部的队员们的临时训练场地,队员稍微动作一大,就能踢到旁边 的凳子。广东陈静俱乐部不仅是从前人们所认识的业余培训机构了,从今年起,中国乒超联赛扩军,它正是本赛季乒超的新成员之一。自2006年广东男队“卖 壳”退出乒超联赛后,广东乒超市场重新迎来了一支男子乒乓球俱乐部。不过,从队伍组成结构来看,广东陈静俱乐部与广东却没有多大的关联。它并不如其他省市 俱乐部那样以省体工队为基础,它是由去年冲超的河北男队卖壳转让而来,教练来自黑龙江,队员包括去年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马特、中国第一个左手世青赛冠军宋 鸿远等90后新星,还引进了德国名将奥恰洛夫———但没有一位广东籍选手。听到陈静在筹备组建乒超俱乐部,与其关系不错的马琳就开玩笑说:“早知道你搞这 个球队,我就留下来了。”广东老将马琳曾被称作“乒超之王”,业内曾流传“得马琳者得天下”的说法。但7年前,这块广东乒乓球之宝转投他队,广东男队也很 快陷入了经济危机,不得不卖壳退出市场。7年过去,当广东本土再有资本力量进驻之时,马琳已面临退役。

契机

“三次创业”让陈静出手

俱乐部从买壳到参赛不足四个月,由 于时间仓促,球队目前的所有运营费用都暂由陈静自己垫资,至此已投入了几百万。陈静表示这次试水乒超是“一时冲动”,接手俱乐部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是乒超 的门外汉,球队面临很多困难,运营上的很多细节都不了解,“但做体育产业是我的一个理想,我觉得不能一直站在门外,必须走进来参与,你才能真正了解它。”

然 而这并不是陈静第一次接触乒超,2001年中国第一届乒超联赛,当时打算到广东发展的陈静代表广东队出战,同时还兼任俱乐部的董事长。然而,中国乒超作为 一个初生婴儿,当时让陈静感觉距离国际职业化联赛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之后,她没有再深究这个领域,而是潜心于自己的业余乒乓球俱乐部,做群众体育和少儿培 训等方面的工作。

今年初,国家乒羽中心提出的“第三次创业”指导方针让陈静看到了切入职业化领域的契机,“因为‘第三次创业’即在 拿金牌的基础上让乒乓球更加市场化、多元化、娱乐休闲化。我们俱乐部在本身的发展上也在往多元化发展,除了乒乓球以外,还有体育舞蹈、绘画、舞台剧等文化 项目的少儿培训。我觉得我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但对竞技部分的参与则完全为零,如果说十几年前时机不是很成熟,那么现在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乒超 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觉得是值得去尝试的。”

代价

“第一个吃螃蟹”困难重重

目前乒超联赛中的队伍大多以省队为班底,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俱乐部,从河北队买来一个空壳,陈静无意间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买壳之后,陈静在招揽人才和招商引资等方面都困难重重。

中 国乒协在上赛季开始实施球员自由转会新制度,众多现役国手与俱乐部都签订了长达4年的合同,这意味着陈静即便持有充足的资金也无人可买。陈静只能从年轻球 员上着手,所幸的是中国乒乓球人才济济,不少颇具潜质的年轻球员因未能跻身金字塔顶端而被转让,“部分队员是从国家二队挖掘的,国内的运动员上升速度很 快,去年在二队,今年就上升到一队了,但这些队员在俱乐部都没有太多的比赛机会,被挂牌出卖。”

引起媒体关注的德国外援奥恰洛夫则 是陈静“冷手捡到的热煎堆”,奥恰洛夫原本是与上海队谈合约,但因为上海队希望在全运会年多锻炼本土球员,最终由王励勤引荐转让给了陈静,成为这支乒超新 军可攒眼球、也可扶助年轻球员的王牌。不过,由于与欧洲联赛赛程冲突,奥恰洛夫只能参加乒超半程的比赛,他预计在7月份的两个主场及四个客场比赛上阵。

目前,广东陈静俱乐部只有来自八一队的尹航和天津队的胡斌两名内援具有征战乒超的经验,因为队伍年轻,乒超在全运年也取消升降级,陈静今年并没有给队伍订立任何名次上的目标。

远景

先活下来,再力争活得更好

解 决了无人可用的难题,迎面而来的还有场地的困难。“买壳”买来的确实就只有一只空壳,联赛已全面展开,陈静俱乐部的队员们连一个正规训练场都没有。如今, 球队只能在江苏借用江苏队的场地训练,球队主场设在广东惠州和佛山两地,因为在广州洽谈的几个主场比赛场地,费用都“不是一个新兴俱乐部能够支付得起 的”,而广东的主场,对队员们来说其实更像是客场。

谈到俱乐部的未来规划,陈静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是“存活”,新手上路,她不指望球 队短期内就能风生水起,她只给自己三年的限期,希望俱乐部至少能在这个市场中活下去。而俱乐部要存活,当前最紧急重要的是要为队员找一个安家的地方,改变 “流浪”的状态,“我们今年的组队非常仓促,在很多洽谈合作的过程中发现双方都没有很充分的准备。一个俱乐部要规范化、职业化地运作下来,少不了政府以及 其他企业的支持。”

至于三年后,陈静则有“现在多说也没用”的蓝图:“一个健康运作的俱乐部必须有陪练,有正规的训练场地,有梯队 建设,还需要给队员一些生活、文化学习的配套等等,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此外,让联赛市场化、娱乐化,职业队能真正与球迷融合———这才是陈静介入职业 联赛的初衷。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丁淑莹